夜雨知修

cp可逆不可拆,最近吃叶黄,瑞金,安雷,轰出,其他的还有鸣佐,影日,四创,楚路……其实我也有萌bg的,信我~

You are my Mr. Right(二)

回忆预警,没有专业音乐知识不会太考究慎入,嗯大概就酱~

安迷修不知道在雷狮的印象里是不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天雷勾地火一般格格不入,但是他对雷狮的第一印象其实并不是日后嘴里频频说出的“恶党”而是与之相反的“天使”,虽说这个词听着有点矫情。

那时安迷修正逢大二,他一直都是所有老师和同学眼里的模范生,原因不仅在于他平日里扎实的乐理基础,更在于实践课中优异的表现。

说实话,安迷修实在是对自己的水平没有个具体的认知,他总觉得自己能够专注于自己所爱的音乐已经非常满足,所以总是想着努力一点儿再努力一点儿,可身边的人和他一经对比总觉得他弹琴精准到像个怪物,因此都有些羡慕嫉妒恨的同时暗暗吐槽他没有人类应有的感情。

安迷修表面总是那样淡淡的,好像也从不会与别人红脸,也不赖其他同学尊敬他的同时又有些不自主地疏远他。他每周末都会自己一个人去固定的琴房练习,其实安迷修自身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像他的师傅一样一心扑在艺术上是多么值得人高兴的事情。

自己单独去练琴一方面可以静静地弹着练习曲,在磨练自己琴技的同时放松心情,另一方面还可以尝试更高难度的曲子,提升自己的钢琴水平,虽然他早就不需要通过考试来证明自己了。

直到在那个命中注定的傍晚,安迷修遇见了拉着小提琴的雷狮,那一刹岁月静好,世界只余他们二人而已。

那天安迷修刚刚从练琴房内出来,对于弹不好李斯特的《唐璜的回忆》很是懊恼,而原因说出来很简单却也很麻烦——当技术水平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真正难于表达的反而是感情。不得不说大部分人都承认,“李大爷”的曲子很适合炫技,而且一般人只是弹奏可能都很吃力,很遗憾安迷修并不是被技巧所困,用拉仇恨的说法就是演奏技巧在安迷修看来是可以用勤奋来弥补的,但情感却不能。

正在他发愁究竟怎样才能更好的表达浪漫主义的风格时,却有一段柔和细腻的曲子传入了他的耳中,让安迷修一瞬间放松了自己的神经。他轻轻地闭上双眼,感觉四肢百骸如同浸泡在温泉中,让人不禁想哼哼几句表示舒适,又似有暖阳洒在了身上,使人想像一只猫般慵懒地眯着眼,窝在干净的地板上。

居然是《奇异恩典》!

其实这首曲子本身并不算难,稍微有些基础的人都可以尝试,但想要演奏出感情并突出自己的个性却不容易。最关键的一点是它对于安迷修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每当他烦躁不已的时候都会弹奏一段来让自己心平气和,因为这是他学音乐的初心,也是他爱上钢琴的理由。

当别家的孩子坐在宽敞舒适的客厅里与父母其乐融融地吃着早餐的时候,小小的安迷修还在街头流浪,要不是后来师傅收留了他,他的未来还不一定是如何的莫测。而对于小安迷修来说,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听师傅每天都在演奏的钢琴曲——《奇异恩典》,直到如今安迷修也不知道师傅喜爱这篇曲谱的原因,但它着实成为了安迷修内心深处的“白月光”。

安迷修曾以为在师傅去世后再没有一个人可以将这首曲子演奏到深入人心,让他听后真诚地赞美生命,感受到灵魂深处的洗涤,身心宛如被圣水净化过一般。感谢老天,他今天居然再一次找到了感同身受的那个人,即便他不是用钢琴演奏的,反而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他悄悄地望着窗内,晚霞透过玻璃的折射,屋内的人整个都宛若虚幻一般,光点经过室外斑驳的树叶落在那人的头发上,似乎连发丝都变得柔软起来。那人拉着小提琴的侧影投入而深情,仿佛能够一直演奏到世界的尽头,恍惚间,安迷修好像看到那人身后有着洁白的双翼……

安迷修觉得,可能是有一株小小的幼苗种进了他的心里,要不然怎么会觉得胸内有一片柔软的地方被轻轻搔了一下,有点痒,却并不难受。这是谁呢?他不禁扪心自问,自己是有多久没有好好地注意到周围了,居然连有这样的同学都未曾认真了解过。

驻足在窗前有一会儿了,他暗自唾弃自己的犹豫不决,他既不想打扰沉浸于拉琴的人,却又有些好奇这个人是谁,是不是自己知道的同学。直到他瞥到了教室门口的一个黑色琴包,而一本乐理书大咧咧地翻开了封面,就静静地躺在旁边。

安迷修努力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悄悄地挪动脚步,终于,他暗自叹了口气,抵达了门前。短短的几十秒在安迷修眼里简直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他先是侧身瞄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人后深呼吸镇定了一下,随后才低下了头,看清了上面的名字。

字迹与主人是完全不同的画风,“雷狮”两个字写得狂放不羁,如同毛笔的狂草一般,也许主人当时心情不佳吧,安迷修私自替拉琴的人找了理由。

最后安迷修还是灰溜溜地离开了,毕竟他不太清楚雷狮是怎样的人,愿不愿意与自己愉快地进行音乐方面的交流,更重要的是擅自上前打扰也不是一个骑士应有的作为。他于是决定还是从长计议,第二天找其他人了解一下关于雷狮的一切再考虑与他结识的事情。

可惜事情的发展总是不如人意,或者说人算不如天算吧,第二天安迷修还没来得及问其他人关于雷狮的问题,就被人挑战了权威。

在安哥站在外面一动不动最后没出息地溜了的时候,雷狮心里是一片MMP的弹幕我会乱讲?写前面的时候超级心疼安哥,想想金宝有格瑞,狮狮有海盗团,嘉德罗斯有雷德和祖玛,只有安哥啥都没有(是谁的眼神锁定我TAT爵哥我错了),而且我好想看小安迷修乖乖听师傅弹琴的样子啊,想想他那双翡翠眼睛眨阿眨都感觉好可爱~

莫名想到隼人和妈妈一起弹琴的样子,至于那个奇异恩典可以去听一下柯南剧场版战栗的乐谱里面他拉的小提琴,就,很好听,哎呦我这贫瘠的语言,捂脸溜~(*/∇\*)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