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修

cp可逆不可拆,最近吃叶黄,瑞金,安雷,轰出,其他的还有鸣佐,影日,四创,楚路……其实我也有萌bg的,信我~

You are my Mr. Right(四)

好吧,我承认终于要揭晓安哥究竟瞒着雷总啥事儿这个俗套的谜底了,都别拆穿安哥的没创意(其实是我的锅)~感觉自己好像在ooc的路上越走越远……


这一段时间安迷修每天都在掰着指头算日子,生怕来不及赶上毕业典礼之前来完成自己的大计划,他在酒吧打工也是为了这件事。

说他观念老旧也好,思想保守也好,反正他就是想在两人毕业的时候给雷狮一个一生一世的承诺,最重要的是跟他求婚套上属于自己痕迹的戒指。

昨天被雷狮找到酒吧安迷修其实还有点儿慌,生怕自己是不是已经暴露了什么,还好雷狮只是有点儿吃醋而已,并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

早上趁着雷狮不在,安迷修先是跑去酒吧结清了自己的工资,感谢老板的关照,然后便迫不及待地跑去了自己订做戒指的店那儿验收,顺便付清尾款。

戒指是铂金的,采用了经典圆环的款式,中间镶嵌着一颗小巧的紫钻,内圈刻了一行花体英文“I’ll be faithful in love”,这是安迷修最爱的那句骑士宣言——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刻上了他的英文名“Anmicius”。

安迷修爱不释手地拿着戒指,仿佛已经看到雷狮被自己套牢的那一幕就在眼前。老板看见他脸上痴汉般的微笑露出了不忍直视的表情,在被闪瞎之前忍不住吐槽“我靠,安迷修,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你脸上这么‘光彩照人’,你快把我认识的友人还给我!”

“承认吧,你这就是羡慕嫉妒恨。”这语气里透出的洋洋得意是怎么回事儿?老板出离愤怒了,“嫉妒个屁,老子也有对象好吧,死基佬!”

“总之在下感觉这辈子的幸福已经触手可得了,值了,兄弟,感谢你为在下割爱了!”安迷修还是很感谢自家兄弟的付出的,虽然戒指的花费不菲,但他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

“钻石算是便宜你了,不过老子也不亏,你的价格也够我回本了,我们算是公平交易,祝你幸福啊,骑士大人!”

安迷修随意地跟兄弟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往店外走去。

“切,以为自己挺帅啊,光看你后背的汗都知道你在紧张,装个毛线啊!”安迷修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强作潇洒一眼就被友人看破,差点在门前来了个平地摔。

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走完,安迷修内心宽面条泪,好险地保持住平衡。继续装作高贵冷艳的样子走出店外,努力地维持着自己的形象,并将后面那一阵放肆的大笑关在门内。

隔绝了所有喧嚣,安迷修深呼了一口气,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雷狮的号码,一边在内心安慰自己,take it easy,今夜将有一个崭新的未来在等待自己去迎接。

**********人物分界线**********

雷狮确实不太清楚安迷修最近究竟在搞什么鬼一副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但是他又不是没有脑子,何况好歹是自己观察半年后亲自挑选的白菜,还能猜不到一点苗头出来吗?

其实安迷修还真的是不够了解自家的恋人,或者说潜意识里故意粗心大意地遗漏各种疑点。他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两个人的初遇或者说这个世界上居然就真的有那么巧合的事儿?他雷狮大爷怎么就正好在他从琴房回去的路线所经过的教室拉着小提琴?又怎么就恰到好处地演奏了他心底的“朱砂痣”乐谱——《奇异恩典》呢?

安迷修那个傻叉是没有带脑子吗?雷狮有时候不止一次地在内心吐槽,甚至感到崩溃,他又不是安迷修肚子里的蛔虫,更何况这年头还有几个傻子居然会信“命中注定”这么狗血的剧情?!

可有时候安迷修直白的话语又总是直戳人内心深处,让人哑口无言反抗无能,只能甘之如饴地掉入他用深情铸就的陷阱。唉,认了吧,谁让自己当初仅凭晚会上钢琴独奏的惊鸿一瞥就一头热地栽了进去?

为艺术献身的悲哀就是过于遵循情感上的共鸣而缺乏理智的思考,虽然雷狮本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深爱着男友的,靠!想想都恶心到自己想吐,真是太丢人现眼了!这一点都不符合本大爷的暴力美学!(突然想到了蝎和迪达拉,我靠,串剧了……)

所幸安迷修这个坑虽然深,但反正他也入了自己圈的领地,双方都跨过了那道与他人之间画的界限,就算扯平了吧,毕竟一物降一物嘛,安迷修至少对自己还是很言听计从的,本少爷只是懒得跟他计较而已,自己的男友当然要任性地宠上天了,雷狮这样安慰自己。

最近眼看着快毕业了,雷狮猜测安迷修一定是要搞事情,最有可能的就是要和他做个约定或者直接订婚,对此雷狮的态度一半是乐见其成,一半是——切,急什么,本少爷难道还会跑了不成?

不过既然安迷修藏着掖着,那他就装傻当做不知道好了,至于求婚?如果真让他抢先了也就罢了,可如果自己到时候连个回礼都没准备像话吗?他堂堂雷家三少还能买不起个大鸽子蛋?更何况一场小型演奏会几十万上下当他是白赚的吗?

在堂弟卡米尔的帮助下,雷狮总算是搜罗到了符合自己心意的钻石,然后找到顶级的工匠帮忙打造戒指,当然不得不提到的一点是,上面必不可少他的英文名“Ray”,而雷狮终于在今早同样被通知可以去领取自己的专属钻戒。

而在取到戒指的回程中,雷狮接到了安迷修的电话,听见对方罕见地用着激动的声音与他约定了晚上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挂断电话后,雷狮居然听见了自己心脏“砰砰”跳得飞快的声音!啧,都怪安迷修最近仿佛又变回了当初那个坚持不懈追求他的毛头小子的傻样,搞得他居然也有些迫不及待夜晚的降临了……


唉,写得我好想谈恋爱啊,感觉周围天天都有一把把狗粮冷冷的在我脸上胡乱地拍orz~对了,我查了一下戒指好像一般能刻4-8个英文字符?安哥的那句骑士宣言可能刻不下?但挤挤感觉也差不多?(别打我……)反正我是真的不想改,大家就多多包涵一下吧!还有需要申明的是我对于艺术绝对没有亵渎的意味,我非常敬佩各种大师的匠心精神,但毕竟是写文,所以无脑恋爱啊,金钱观念啊,这些方面好像略俗气但绝不是故意丑化,如果哪里写得不好求原谅,给大佬们真诚鞠躬~(。・ω・。)ノ♡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