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知修

cp可逆不可拆,最近吃叶黄,瑞金,安雷,轰出,其他的还有鸣佐,影日,四创,楚路……其实我也有萌bg的,信我~

You are my Mr. Right(五)

最初只是个想写个短篇一发完结的脑洞,然后感觉太少写不出来就初步只想分个上中下,然后,这眼看着都五了还没写到求婚的那一幕我真的有点绝望,但是为爱发电,我一定写完这个再做废柴躺平任蹂躏……


月色降临,安迷修在凹凸餐厅内紧张地等待着雷狮的到来。

他其实已经做过很多次预演,包括餐厅的布置,上菜的流程,自身的准备等各方各面都无可挑剔,安迷修甚至恨不得每件事都亲力亲为,将每一个细节做到完美无缺,即便如此,他还是总感觉差了些什么,却又实在想不出来什么漏洞。

但时间毕竟不等人,转眼这一天就到了,安迷修早早就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就绪,如今只差雷狮的到来。他稳坐在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前,闭上眼睛默默回想着与恋人这两年来的点点滴滴,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般清晰可闻。

不论是斗嘴打架还是牵手接吻,两个人都默契得可怕,不经意就秀得一手好恩爱,周围的熟人恨不得屏蔽他们,可惜至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想想两个人真正的成为“夫夫”指日可待,安迷修就激动地想多弹几十遍《梦中的婚礼》……

幻想着两人美好的独居未来,安迷修睁开得眼睛里似乎闪烁着不可思议(不,其实是不可描述)的光芒,结果转过头却发现服务人员给他打了个手势示意雷狮已经到了。

安迷修立刻严阵以待,虽然他的内心偏向于驱使他直接弹奏一段瓦格纳的《婚礼进行曲》来表达自己想迫切结婚的愿望,但他的理智还是控制住了双手,使其流畅的演奏出另一段婉转悦耳的琴音。

呦!居然是《爱的礼赞》——埃尔加给妻子的求婚曲,对一个学音乐的用这么老套的曲目?啧,是生怕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吗!而且安迷修的呆毛今天居然没有翘起来,雷狮跨进大门后隔着老远就有些恶趣味地想着,不过肉眼可见的是,他的嘴角已经有了上扬的弧度。

走过长长的用柔软的米色绒地毯和红粉相间的玫瑰花瓣铺就的长廊,即便雷狮在心里暗自唾弃着安迷修的老土,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套果然男女通杀,还是有其所谓浪漫的道理的。毕竟没有人会讨厌寓意众所周知的玫瑰,光是这番心意就着实令人温暖,更何况还配着全音乐系最优秀的钢琴手所弹奏的曲目。

雷狮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安迷修身后,看见他的骑士今晚穿着一身银灰色的燕尾服,得体大方地端坐在琴凳上,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游刃有余的在黑白键之间穿梭跳跃,显得他全身散发出绅士般优雅且随性的气质。

而他那双绿松石般的瞳眸正深深地望着自己,吸引着自己沉溺在柔情的旋涡之中,雷狮如同被蛊惑了一般,不由自主地伸出了修长白皙的双手,拿起了一旁的小提琴与爱人共同合奏这曲《爱的礼赞》。

短短地几分钟,餐厅内除了安雷两人,其他的人都听得如痴如醉。虽然众人大概通过餐厅内的布置与氛围猜测今晚会有情侣在,但也不知道具体会有什么节目。而此刻,无论大家懂不懂音乐,都从其中听出了浓浓的爱意,满满的温馨。

一曲毕,两人都沉浸在合奏的音乐中,周围似乎自动竖起了一道屏障将他们与外人隔绝,连心神交流都仿佛带着电光火花,一种说不出的默契萦绕在两人之间。

最终,是安迷修先开了口,他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要不……我们先吃饭吧,听说一会儿8点有烟花可以看。”

雷狮本来想狠狠地嘲笑爱人的品味,没曾想自己也情不自禁地被带入了“坑”,只好也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口回了一句“我没意见。”心里则继续默默想着,我倒要看看接下来安迷修还会搞出什么新鲜花样。

窗外夜色如水,路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茫,而室内静静等待菜品上桌的两个人看似相对无言,其实却在暗戳戳地互相观察。

雷狮真的是上天的宠儿,安迷修想到,当他的那双无异于紫罗兰的眼睛盯着你看的时候,总是让人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珍宝都为他奉上,而现在,安迷修正被望得浑身发烫,备受煎熬……

天啊!他在干什么?

也许是发现了安迷修在偷偷地看他,也许是感到了安迷修的不自在,或也许只是单纯地想要捉弄恋人,总之雷狮恶意卖萌地冲着安迷修眨了下眼,那一瞬,安迷修感觉到了血液逆流,恋人那薄如蝉翼的睫毛呼扇呼扇地上下翻飞,似在向他招手引诱。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安迷修有些忍不住了,他需要一些来自对方的慰藉来短暂地缓解自己的冲动,于是他飞快地举起了一旁的菜单,物尽其用地举着它的同时迅速地在雷狮的右颊啄吻了一下便假装老实的坐回了原位,可惜双手微不可查的颤抖出卖了他的紧张。

哎呦喂,雷狮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萌的肝颤,安迷修怎么跟个初恋的小处男一样可爱!明明两个人什么都做过了不是吗?雷狮坏笑地想着不合时宜的念头,不过自己确实也是初恋就是了,真是便宜他了,当然,他知道安迷修也一样。

安迷修的举动很显然取悦了他,于是他决定给恋人一点奖励。雷狮缓慢地站了起来,在安迷修的眼前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他的对面。

而安迷修还未缓过神就再一次受到了暴击,眼看着自家恋人像个磨人的小妖精一般,暗示意味十足地蹭了蹭他的大腿,随后直截了当地坐上去的同时用双臂环住自己的脖颈,毫不客气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这是一个略显色情的法式湿吻,两个人都能听见唇齿交缠的水声,安迷修习惯性地将手扶在了雷狮的后腰处,不自觉地加深了它。

直到感觉快窒息了的时候,雷狮才终于挣脱了安迷修的怀抱,想着果然羞涩什么的都是假的,还愤愤地对着安迷修说了一句“看见没?这才叫正常恋人之间的吻,看你刚才怂的!”


周围大噶,请当我们都又聋又瞎又哑,邓布利多式摇头.gif……安哥他不怂,真的,他只是想到一会儿要告白求婚就有点儿从心2333~其实我超想听两个人的合奏啊,发出了羡慕服务生的咬手绢声!也想听忘机和陈情的合奏,动漫是真的好看,爱杰大和边大啊啊啊(突然忘羡也是够了)!狮狮真的是搞事高手,等安哥求完婚晚上回去看他怎么收拾你,居然还嘲笑人家怂,还不是被吻得差点儿上不来气儿?等等,我究竟在得意些什么,吾家安哥成长了啊……

评论(2)

热度(7)